唯有抱持著開放的態度,我才能夠更認識自己的身體不是嗎?

開始轉素後有人會貼一些文章影片給我,內容大概就是「吃素不一定健康」、「The Game Changers裡有很多研究誤區」、「很多以前吃素的人後來也都開始吃肉了🤷🏻‍♀️」。我從開始執行到現在一直強調一件事,全植物飲食就跟生酮飲食、阿金飲食、間歇性斷食、低醣飲食一樣是眾多飲食法之一罷了,上述那些飲食法,也都確定絕對健康嗎?現代人吃這麼多肉品,真的都健康沒有生病嗎?

我並不想討論吃素絕對健康與否的問題,主要原因是我認為所有的議題都不應該是二分法來界定好與壞,更不用說是與奧妙的身體有關的事。所以我這兩週以來著重分享的,是在於我的感受與身體的變化、運動表現、精神上的感受、體態上的改變,我更是一直不斷的提醒大家,營養素的攝取及食物的挑選,比吃不吃肉還要重要多了!因為我外婆就是吃了幾十年素食最後罹癌過世的。

在我開始全植物飲食前,雖然我沒有去驗血或與營養師討論改變飲食法這件事(畢竟美國醫療很貴😭 我可能回到台灣有時間會再去檢驗所測看看)但是我有搜集不少資料,蛋白質要怎麼攝取、需要補充哪些維生素?提升運動表現的素食者大部分都怎麼吃?(我之後會陸續分享)我也看了很多Vegan nutritionists 的文章及影片,這些過程中我更了解不同食物對我身體造成的影響,同時也讓我每天都能更專心的聆聽身體的聲音。

我覺得在台灣一直有一個不太好的風氣,就是當一件事情被重視、開始流行的時候,很多人會自動腦補把它神話,然後當出現某個新聞或是某人出來說這其實沒那麼神的時候… 瞬間這件事情好像就變得完全零參考價值。我認為這種簡單用好與不好二分法來判斷事物雖然很方便不需花太多時間動腦,但卻是一件很可惜又危險的事情;科學每天都在推翻科學,以前說不能吃太多蛋,而現在卻說蛋中的膽固醇沒有害;有研究說乳製品中的乳糖乳脂可以幫助運動表現,又有些研究說乳製品會造成身體負擔,而我就是有乳糖不耐症的那個人,吃了乳製品會讓我腸胃不適影響我運動。說到底還是老話一句,每個人的身體都不一樣。

除了身體這個變數之外,其實每個研究在選樣還有在研究過程中,都不可能保障研究結果絕對零誤差,畢竟研究就是一個統計學。我覺得與其跟風、不加以思考、不多搜集資料,一股腦的選邊站,不如保持著開放的心態去接受新知、去了解自己的身體,理性的討論並開啟各種論點的可能性才是對自己健康最負責任的態度。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沒有說我決定不吃肉一輩子了,因為我選擇聽身體的聲音,我現在不想吃肉我就不吃,但我每天都會補充維他命、確保蛋白質攝取充足、注意自己排便還有身體狀況,也許未來會發現突然想吃肉了,或是回去吃肉又發現了身體不同的反應?有可能是好的也有可能是不好的,唯有抱持著開放的態度,我才能夠更認識自己的身體不是嗎?

在生完第二胎之後,我時常感覺我的身體不是我的。我還去驗了賀爾蒙、驗了血做了體檢,身體大致上算是健康,但賀爾蒙的分泌有點亂了,有在follow我的人應該都知道,這一整年我嘗試調整壓力、冥想,我嘗試斷麩質、嘗試吃不同的營養補充食品,我嘗試改變訓練方式、調整營養素比例、嘗試了間歇性斷食,甚至還去復健科照超音波,看看我生完後是不是身體結構哪裡不同了。

為了更了解自己產後的身體,我真的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就只是為了要找回孕前輕盈又很好掌控的身體,而我始終沒有找到。

如同我最一開始說的,全植物(全素)飲食法,就是眾多飲食法之一,而我剛好發現了它很適合我現在的身體,當然每個人的身體都不一樣,所以我絕對不會用二分法來推廣吃素是好還是不好,而是保持開放的角度了解新知與聆聽身體的聲音。試想如果我一開始就認定了吃素就會蛋白質攝取不足、運動會沒力氣,那我是不是連體會的機會都沒有了呢?又或者我一股腦的認為吃素就是很神很神,那麼我是否就會容易忽視身體在缺乏某些肉類易取得的微量營養而發出的訊號呢?

不管你對於吃素、對全植物飲食法有什麼樣的觀感與印象,我都希望大家可以保持開放的心態接納新知並觀察自己,不只是吃素,包含其他飲食法、訓練法、生活習慣等等都是👌

照片是下午五點拍的,有在吃肉的時候通常吃完早餐以後我的腹部就幾乎沒線條了,自從我開始全植物飲食法後,線條很輕鬆就出來了,飲食上也沒有特別控制卡路里(但有注意每日蛋白質攝取量),宵夜也是一路吃到晚上11點那樣😂 但我的身體感到很輕盈,生完妹妹後那種身體重重沈沈的、運動時無法完全史上全力的感覺最近都消失了,我很開心我目前找到了最適合我身體的飲食法,如果身體一直都是這樣讓我感到輕鬆的狀態,那我會想要繼續執行下去❤️

我每天都會把我的飲食還有心情與運動分享在我的Instagram限時動態,想了解我幹嘛突然吃素的人也可以到我的精選動態看看故事。

我的Instagram: @mimichellelin

Comment

Leave a Reply